北京大工匠、北京现代汽车有限公司高级工程师

走进北京现代汽车有限公司仁和工厂,车间作业的流水线上鲜有工人的身影,倒是一只只巨大的机械手臂忙碌不停。在这里,机器人的数量是工作人员的4倍。

“我们公司总共1800多台机器人,每个我都熟悉。不光这些,各种品牌的工业机器人,我都能玩得转。”说这话的人叫常锋,北京现代汽车有限公司高级工程师,北汽集团专业技术带头人。要是不熟悉他的人,一定觉得这话在吹牛,可他身边的同事知道,这是真的。

2007年,常锋大学一毕业就进入北京现代,他的工作是对机器人进行维修、保养。这个过程是枯燥的,可常锋却干出了新意——他给每个机器人做了一张档案卡,清楚记录下每一次故障和维修情况。

经过五年积累,这些档案让常锋对机器人的结构原理有了更深入理解。

当时,工厂里的数百台机器人大多已日夜工作多年,常常出现故障。“机器人发生严重故障时,我们自己修不了,只能找厂家的人来修。”常锋记得,那时机器人最容易出故障的是一种叫伺服电机的零部件,相当于机器人的心脏。当故障出现时,传统的维修方法是换上一个新的电机,再重新调整参数。可每次更换作业,工厂的流水线就要停止,停止作业一分钟损失800多元,每次换机需要两三个小时,这么一来,即使不考虑零部件成本,换机一次也要损失十多万元。“工厂这么多台机器人,每年得换机多少次?这成本也太高了!”常锋不甘心。

通过对多台故障电机的拆解分析,常锋发现,每次机器人电机出故障,主要是编码器上的信息存储元件数据溢出导致的,其他零配件没坏。当时流行的MP3和路由器都有一个恢复出厂设置的功能,受这个启发,常锋自己设计了一套电路,做了一个小维修盒,当伺服电机出故障时,将这个维修盒插上,启动五秒后电机就可以清除电机内部全部数据,故障电机就变成了一台新电机,不用再去更换。

有了这个小维修盒,机器人电机故障的维修时间从原来的2个小时缩短为20分钟。这项设计不仅轰动全厂,还被推广到了全国各地的分公司、甚至韩国现代集团,北京现代工会专门成立了以常锋的名字命名的“北京现代常锋机器人工作室”。如今,常锋发明的维修盒已在现代集团各个工厂推广,几乎全部的机器人维修都可以不再依赖厂家的技术援助,这让生产车间实现了独立自主。

2017年,北京现代推进闲置机器人改造再利用项目,常锋将闲置的机器人重新用于冲压自动化清洗、机器人培训中心建设、机器人舞狮、打乒乓球等各项创新项目,降低了闲置机器人的处理成本及新机器人的安装成本。同年,人社部联合中央电视台举办“中国大能手”机器人竞赛节目,常锋仅用4天时间就摸透了比赛设备的“脾气秉性”,获得了冠军。

“重要的是弄清原理,只要原理清楚了,任何型号的机器人都能‘为我所用’。”常锋说。

去年,由于新车型的投产,公司需要将一条生产线进行技术改造应用于新的生产需求,这在以前都需要请国外专家来完成。但受疫情影响,外国专家来不了,“新车生产时间紧迫,企业等不起,我们自己来”。常锋带着同事反复推敲、试验了5个月,终于完成自动化生产线自主装调项目的创新攻关,解决了机器人移设安装、编程调试、工业自动化信号设定和互锁编程等多项综合难题。

“这个项目的突破,意味着我们掌握了自动化生产线的改造技术,今后只要有类似的自动化生产线改造,我们都可以独立完成。”这是最让常锋自豪和欣慰的成果,汽车生产装配技术正在从“中国制造”向“中国智造”转变。

不久前,常锋被选树为第二届“北京大工匠”。现在,他正在着手研究一项新的汽车生产线机器人改造技术——将原本用于焊接的机器人改造为可进行挡风玻璃等易碎品装配的机器人。“机器人作业时的角度、取放配件的力度、相互之间的配合都需要重新设计,其实很复杂的。”常锋说着,微微笑了,充满期待,“我热爱机器人,也深深热爱我的工作,这份热爱和执着会激励我在探索的道路上不断前行。”

上一篇:埃克森美孚VS雪佛龙:石油巨头哪家强?
下一篇:国足公布最新大名单 入籍球员创新高